快捷搜索:

江永雄:做慈善不须要目标也不须要被评论

  

江永雄:做慈善不须要目标也不须要被评论

  

江永雄:做慈善不须要目标也不须要被评论

  

江永雄:做慈善不须要目标也不须要被评论

  金锦萍:谢谢冯老师,也谢谢诸位。今天我其实要扣主题,因为今天是富人慈善之道。在中国讲富人要理清楚到底是讲的自然人还是法人,企业家和企业的问题。万达集团是一个富人,所以刚才王董事长也讲了担心,就是说一个企业他的本性,企业的性质还是盈利企业,但是我们又要它承担社会责任,但是这个社会责任不是没有限度的,就是说他得对他股东负责,首先对股东负责,才能对社会负责,所以对企业过多的社会企业责任的强调,恰恰在扼杀我们慈善资源,这是第一个。第二我就在想我们今天的论题有德的问题,其实我不太欣赏这个提法,富人慈善有责,富人慈善是一种权利而不是义务,他自我承担,并不是一种外在的压力,更谈不上法定责任。从这个问题上来讲,我们会发现自愿的,内心的慈善是不求回报,会让慈善净化,但是如果你把慈善变成一种税收,一种苛求的时候,他当然要求有回报。其实富人慈善更有力量,他们之所以能够富裕,就是因为他们很优秀,他们比一般人更懂得这个社会的问题在哪里,因此当他去从事慈善的时候,他应当看到的是表层问题之下更深层的问题,看到慈善有利的问题,为什么富人慈善有利呢,无论是富人穷人还是一般的平民,我们都是休息相关的,社会里面每个群体被摔到社会之外的时候,他肯定要反社会。这个时候我们生存社会又怎么能够存续下去,富人慈善实际上是一个社会拯救,针对我们社会问题的时候,我们个人慈善跟政府福利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实际上只有坚守个人慈善这个领域,才能扩张社会的自由空间。最后一个就是慈善有方的问题,这就是我们认为直接捐赠太多了,刚才我看万达的片子我想17亿是什么概念,它可以成立很多基金会,可以把这笔资金持续的用于某个特定目标,可是万达针对不同的主体之后,并没有让万达这个品牌更有力量,所以我在想为什么我们不选择一个更好的路径,就是选择自己想做的事情,成立非公募基金会。当然我不反对直接捐赠。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路径选择,比如我可以设立公益专业基金,只是在需要我们学界做的,告诉我们企业家,我们的成功者,我们富人,个人途径的优点在那里,风险在那里。为什么中国富人压力这么大,一做慈善马上被媒体追,就是动机不纯,逃税之嫌,想跟政府掏近乎。英雄不问出身,慈善不问动机,这个动机尽管每个人做慈善肯定是有一个动机在里面,这个动机无论是恕罪,还是是宗教信仰,或者是一种文化,或者就是生存的需要,或者他认为这是我生活的方式,这是他自己的事情,不用问他动机,我们只要看他行为本身是否有意社会。所以在这点上我们要求我们企业家或者富人慈善有方的时候,我们社会是不是给出了方,谢谢。

  冯燕:我们可爱的金教授,她是我见到在学者里面观察力最敏锐,而且最慷慨分享她观点的一位教授。

  据报道,中国民营企业家协会以拉人入会授予职务、收会费等方式敛财,1.68万参加会议,50万授予副会长头衔…

  江永雄:我想刚刚金教授谈的那个概念就是我们想的,做慈善这样的事情或者做公益,本来就是来自自身,我们现在反过来考虑,如果这些人都不拿钱出来,他也没有罪,不能说我有钱我一定要捐出来,他也没有罪。即便我是借慈善之名来达到我的经济目的,那也没有错误。不应该是用这种方式来批评这些愿意把钱拿出来捐钱的人,虽然我不一定强调说我一定要从这里获取经济利益的概念,但是我认为说有愿意拿钱出来做慈善本身,说句实在话那就是一个一般人不容易做到的事情。我刚刚看这个报告还有较一般人贫穷的出多少钱,有钱人出多少钱,这个比较实在不太合适。那如果这样的话,谁当第一名,又变成好象追逐名利的意思。什么排行榜或者怎么样,我觉得王懂这方面的压力也挺大的。在这个风头上,是出自于自己内心的想法,怎么突然被人家拿上去放在第一位第二位,我想任何人不愿意看到。刚刚你说到社会责任,社会责任是政府的事情,政府本来是人民组织的,我们都是人民,他应该考虑真正社会责任怎么样处理,我们为什么要来协助政府做这个事情,我们就是怕这个社会不稳定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意,我认为我们应该从这个角度考虑,我愿意做这个事情你不需要问我的目的,只要我做这个事情是不是对这个社会有益处,不需要你对我评论,我说真的在这一点上我是这样的看法。

  多名安置学校校长表示,教委通知,“无条件接收学生,先把学生接下来再说”。实际各学校承载能力均逼近极限…[详细]

  金锦萍:刚才讲动机的时候,我针对目前的现实,就是当一个富人说我捐的时候,我们总是质疑他背后是什么原因,这其实是个恶意推断,似乎非要有回报我才做慈善。而且有一点企业做慈善的时候,这个企业如果为了企业社会责任做慈善,必须跟企业发展战略结合起来,否则就失责。还有避税,避税,国家拿税是做公共事业,做慈善也是公共事业。

  冯燕:我们这一节可以给媒体提问,从各位嘉宾发言,大家也提到,我们不管是亲身的经历,或者是期待,舆论、媒体,社会教育对整个公益的发展,尤其迈向公民社会的历程来说,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们知道在座有很多位媒体的朋友,这个时间各位还有没有要补充。我们给媒体的朋友,或者是嘉宾,尤其是欢迎媒体的朋友提问。

  新型网络公益方式,通过每月小额捐款的形式,长期关注和支持公益项目![详情]

  冯燕:我们看到企业家非常坦率,学者非常通理。我也读到一个理论,什么叫做企业社会责任,企业社会责任其实是有分层级的,它是用需求的概念从下往上发展的,企业社会责任第一层企业最重要和最基本的社会责任事实上叫做经济责任,刚刚有好几位提到一定要赚钱,不然你说什么慈善,什么公益,如果你不赚钱,自己都养不活,刚刚王司长也提到,要对你的员工好,如果你的员工都做剥削他,自己员工福利都没干好的话,这个公司就是假的,经济责任是企业社会责任第一个阶层,达层了经济责任下一步是法律责任,要守法,做一点违反避税工作去捐钱,这也是没有意义的。第三个才是社会责任,最后是道德责任。这理论上来说是有阶层的,不知道在座的各位同意还是不同意。我们还可以有十分钟的时间让媒体的朋友发问。

  江明修:一个比较好的慈善国度几乎所有的公民,普通人都在不同的角度用他的方式行善,有些人用金钱方式,有些人用身教的方式,有些人用更关怀的方式。

  冯燕:今天早上庄先生说了,在美国三分之二遗赠,身后才做好事。在中国我们看到不一样的情况,在自己能够作主的时候,慷慨的跟社会分享财富。这在我们中国文化一开始的时候,刚刚几位都提到,慈善应该是自发的,自愿的,这个跟我们公民社会或者说这种自愿组织发展,还蛮一致的精神,我刚刚看到江总你想补充一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